疫情重创全球油气市场:巨头裁员、中小企业倒闭
新浪财经 - 全球市场  

2020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及国际油价震荡影响,全球油气巨头纷纷步入下行通道。

包括埃克森美孚、壳牌、英国石油公司(BP)在内的多家油气企业,在2020年一季度均出现营收下滑、利润亏损。面对这样的局面,减少勘探开发、裁员等一系列降低生产运营成本的措施,成为油气巨头的共同选择。

今年6月初,BP对外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0000人。“公司现有员工7万余人,此次裁员的数量还是比较大的。”BP中国内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预计此次裁员将持续到2020年底。作出这样的决定一方面是按照重塑BP的远景,另一方面也是受到疫情以及低油价的影响。”

裁员与亏损频现

记者了解到,此次BP裁员可能将集中在中层或管理层。“裁员的同时还是要保持业务的平稳运行,比如一线的工作人员我们不会在此次裁员中过多涉及。”上述BP中国人士说道。

事实上,采取裁员措施度过困境的不止BP一家。5月底,美国第二大石油公司雪佛龙宣布将在全球裁员10%~15%。据了解,截至2019年底,雪佛龙雇佣员工超过4万人。雪佛龙在声明中表示:“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不会轻举妄动。预期裁员是为了应对当前的市场状况,大多数削减将在今年进行。”

在油气巨头纷纷裁员之际,中小油气公司的处境更加糟糕。4月初,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惠廷公司向得克萨斯州南区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消息一出,惠廷公司在纽约证券raybet雷竞技下载所停牌,停牌前一日公司股票累计下跌超过90%。

对于这样的选择,惠廷公司方面表示,由于石油价格战导致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严重下滑,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对需求的相关影响,财务重组是目前对公司最好的选择。

就在惠廷公司宣布破产保护后不久,总部位于美国休斯敦的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也于4月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据了解,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在墨西哥湾拥有大量业务,2019年该公司总营收可达9.81亿美元。然而,2020年以来,受疫情和油价暴跌影响,很多原油生产企业都关闭了在墨西哥湾的钻井,公司业绩持续下滑。

“目前,美国页岩油产量最大的地区集中在二叠纪盆地地区。围绕在这个地区的生产企业成本基本在40~50美元/桶,现在的低油价很难让企业保持良性运转。”油气行业人士向记者说道。

记者了解到,目前美国页岩油正在形成标准化生产的模式,以降低生产成本。上述油气行业人士告诉记者,“面对现在的油价盈利很困难。而二叠纪盆地地区更是聚集了大量的中小石油生产商。一旦倒闭潮出现,后果难以设想。”

有消息称,随着2014年页岩油革命的兴起,近年来能源行业已经成为美国债券市场最大的融资部门。一旦页岩油气开采商出现倒闭潮,随即爆发的债务违约或将对美国乃至全球的金融市场造成冲击。

而在2020年一季度报告中,业绩下滑同样成为众多油气公司的常态。其中,埃克森美孚2020年第一季度总营收561.58亿美元,去年同期为636.25亿美元;净亏损6.1亿美元。据悉,这是埃克森美孚自1999年后首次出现季度亏损。

损失最为惨重的油服企业——贝克休斯则是在一个季度内净亏损达到102亿美元。“随着油价暴跌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导致的石油需求放缓,多数油气公司选择减少勘探开发的力度,由此带来了油服行业的整体低迷。”上述油气行业人士说道。

据统计,包括壳牌、BP、道达尔、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贝克休斯在内的12家油气巨头,在2020年一季度的净利润累计亏损达到206亿美元。

缩减开支度日

“油价长期处于低位徘徊,石油公司可以应对的办法并不多。”油气领域资深业内人士说道。

在经历了2020年一季度一度低于30美元/桶的超低油价后,面对如今40美元/桶的油价,众多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现在的油价多少有了一些好转,但是长久来看,企业还是要做好过紧日子的准备。

“随着新减产协议的达成,国际油价略有向好势头。但是目前疫情仍然在全球肆虐,由此带来的需求端疲软仍然会持续影响今年油气行业的走势。”业内人士说道。

面对这样的局面,国际油气巨头纷纷选择降本增效。国内一家石油企业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受疫情影响,国内需求降低。另一方面无论是从生产还是就业角度,国内采油厂都不能停产。我们现在就是继续推进降本增效。”

事实上,2020年全球疫情暴发伴随油价暴跌,一度打乱了国内油气企业的节奏。随着复工复产的顺利进行,我国油气市场重新找到方向。

6月22日,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20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指出,今年全年石油产量预期目标约1.93亿吨,同比微增1%。

中国石油(4.260, 0.00, 0.00%)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显示,国内2019年原油产量止跌回升,达到1.91亿吨,增长1.1%。而2020年再次定下微增1%的目标,表达了我国持续保持油气勘探开发力度的总基调没有变化。

“继续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一方面是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角度出发;另一方面,从保障就业的角度,还要保障石油员工的稳定。”业内人士说道。

相比之下,海外油气企业则呈现出另一种景象。面对如今的油气市场,埃克森美孚选择专注于低成本运营。

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伍德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正在评估所有适当的措施,短期内将大幅减少资本支出和运营成本。公司仍将专注于成为一个安全、低成本的运营商,并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

记者了解到,埃克森美孚计划放慢2020年支出计划、降低油气产量,计划减少在西南部石油钻井平台的数量,尤其在特拉华盆地钻井平台数量将比现在减少20%以上。

“我们降低了公司长期的价格假设。将价格假设从70美元/桶降低至55美元/桶。这样调整过后,会对我们已经投资但是还没有开采的区域的油气勘探开发造成影响。”BP中国内部人士说道。

2020年4月,壳牌方面表示,公司将把2020年的资本支出从计划的约250亿美元减少至200亿美元或以下,并暂停了下一轮股票回购计划。“这些举措将为该公司的自由现金流贡献80亿~90亿美元。与2019年相比,壳牌2020年的运营成本将减少30亿~40亿美元。”

此外,道达尔也在实行降本策略,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潘彦磊表示,公司的目标是将资本支出削减33亿美元。

而在减少支出方面,石油公司将降本重心放在了勘探开发方面。记者了解到,在道达尔预计削减的33亿美元支出中,有25亿美元来自勘探和生产,3亿美元来自天然气、可再生能源和电力,3亿美元来自炼油和化工,2亿美元来自市场和服务部门。

另外,雪佛龙预计削减40亿美元资本支出。其中,20亿美元来自于上游非常规能源支出,主要围绕二叠纪盆地。

“事实上,随着页岩油产量持续增加,近年来油价始终处于低迷状态,而国际油气巨头也开始在非油业务特别是在新能源领域进行业务尝试。”油气行业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一些油气公司正在从传统油气商向综合能源提供商转变。”

2006-2011 Renfei Consult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